您的位置: 舟山信息港 > 旅游

通天宝典第108章靠

发布时间:2020-01-25 06:37:00

通天宝典 第108章 靠

小的有眼无珠,冒犯了尊者。吴师弟梗着脖子说道,小的自知罪不可赦,不敢向尊者求饶。望尊者念在大家都是修道之人的份上,给小的一个痛快。

唔,还是个硬气的!风可儿弯下身来,笑靥如花,你听说过傀儡术吗?

闻言,吴师弟立时小脸煞白,没了血色。傀儡术,他当然听说过。这是一种极其阴毒的炼器术――以活人为炼材,在被炼之人意识完全清醒的情形下,先生生的抽掉魂丝,然后再在识海里注入主人的一丝神识,完成后,这人就没了自我意识,形同行尸走肉,成为炼造者的傀儡。

不,尊者,求尊者饶命。吴师弟吓得上下牙齿直打架,小的说,小的全说。

恶臭散开,这丫****了。

风可儿厌恶的皱眉,直起身:说什么?早要有这种觉悟多好。她也用不着把人给吓成这副德性。事实上,她哪会什么傀儡术?就是知道有这回事而已。

小的吴师弟正要招供,这时,窗户传来一声急促且尖利的哨声。

嘭,他整个人象点燃引信的炮仗一样猛的炸开了。

顿时,血肉横飞。

风可儿躲闪不及,溅了一身的血沫子。好好的一件白袍变作了污浊不堪的血袍。幸亏姓吴的只有凝丹七层的修为,又是中了音攻而被爆体,并不是自爆,所以。也就只溅了她一身血污而已。若是自爆金丹,或者换个修为是元婴期以上的,那就够她喝一壶的了。她不被炸得少胳膊少腿滴,被炸昏却是肯定+确定滴。

该死的。等她回过神来。这屋里哪还有什么吴师弟!那人已经粉碎得不能再碎。

杀人灭口!刚刚那道哨声是幕后的悬赏人弄的?风可儿抹去脸上的血污,很快又推翻了这个论断:赏金猎人是不与悬赏人直接见面的。所以,姓吴的不可能知道悬赏人的底细。悬赏人也没有必要灭口。除非,这俩货根本就不是什么赏金猎人,而是有人派来的杀手。

回想起姓吴的临死前一副我要爆料的德性,她越发的肯定了这个推断:幕后之人以为她真的只是一个凝丹三层的女修,派了两个自以为聪明的杀手过来绑架她。

只是,她初来乍到的,又行事低调。谁会想着要活掳了她?难道真象姓吴的一样。是看中了她的神马至阴之体质,想抓回去当炉鼎?

想到这里,风可儿使劲的打了个哆嗦。

都是女娲娘娘惹出来的麻烦啊。

想当初,她刚穿过来那会儿,男修们地位低下。哪里敢动这种花花肠子?都是这三百多年来,女娲娘娘大力推行男女修平等,使得男修的地位象坐火箭一样嗖嗖的提高。

说实在的,在体能方面,男修远强过女修。以前,男修们不成气候,那全是因为被一大堆规矩狠狠的压制住了。现在,规矩完全放开后,三百多年的时间里。下界的男修势力迅速壮大,现而今,不但迎头赶上了女修,还隐隐有反超的势头。

男修势力的迅速壮大使下界的修真力量变得前所未有的强大。但也有很多负面影响,比如说,男修们的胆子越来越大。行为也越来越放肆妄为,为了多快好省的提高修为,有一起子败类竟然想出了用凝丹期以上修为的女修当炉鼎的下作手段。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哼哼!风可儿的眼里闪过一道阴戾,左手指尖弹出一个清尘术,将身上和屋子里的血污清除殆尽,然后,铁青着脸走出房间去查证。

如果第二条推论成立的话,想必幕后黑手要灭口的还有一个――被姓王的用一袋灵石收买的店小二,也就是那个在她面前睁眼说瞎话的大眼小丫头。

然而,她刚走到院子里,就只见对面的回廊上,两个身着青色短袍的半大丫头拖了一管苇席,向旁边的小门走去。

卷成管状的苇席里露出一把黑色长发和一角红色的袍边。

风可儿凝神扫了一眼,透视薄薄的苇席。里头裹着的果然是那个大眼小丫头。她也是丹田炸裂而亡。因为她的修为才不过炼气中期,所以,爆炸的威力不大,这才留了全尸。

见俩丫头回头看着自己,风可儿故意掩住口鼻,嫌恶的问道:咦,这是怎么回事?

俩人相对一视。其中一个放下手中的活计,走过来,恭敬的答道:回禀仙子,里头裹着的是玉烟姐姐。她刚才在房间里炼功,走火入魔,爆体而亡。

晦气!风可儿扔了两块下品灵石给她,扬长而去。

谢仙子赏。

等她的身影消失后,回廊上的那个也扔了手中的苇席走了过来。得赏的这个很大方的分了一块给她。俩人嘻笑着复又拖了苇席,从小门出了院子。

大眼小丫头的死足以证明第二个推断是靠谱的。所以,明天不必去悬赏堂核实悬赏令的事了。反正又没有地方去,风可儿撇了一眼黑漆漆的夜空,终还是回了客房。

先前抓人的时候,房间的木墙被掏出来两个大窟窿。这会儿,那俩窟窿已经不在了。墙面完好如初,好象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任务破损一般。

风可儿心中狐疑,用手叩了叩木墙。这些薄木板不是有自动再生功能的仙木之类的,就是普通不过的杉木板。

又用透视术看了一眼隔壁的房间,当即吓了一大跳。那屋里赫然趴着一只刚刚化形完毕的黑熊妖。好象感觉到了她的偷窥,那个长得跟只红毛丹一样的槐悟妖修顾不得甩一把脸上的汗水,立刻警觉的抬起头,四下里张望。

六阶的老妖修呀,果然比前头两个凝丹期的男修敏锐。风可儿赶紧闭上双眼,装盘腿打坐状,心里却飞快的盘算开来:很明显,背后的黑手已经做好了手脚。下这么大的力气,只是为了掳她去做炉鼎,有必要吗?要知道,没有宗门庇护的散修在修真界根本就是无根的浮萍。修士们利势不过。象她这样的,就是当街被人掳了去,基本上也没有人会出来打个抱不平滴。

这样一想,她更不敢轻举妄动,接下来的两天里,都宅在客房里练清心咒。

第三天是取结果的日子。风可儿一大早就去了间茅舍。结果,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她花五百块下品灵石买回来了那两块玉简。

块玉简里有一段模糊的影象。和菩提子说的差不多:暴风雨引发了山洪。一伙黑袍人借着天空,血洗青云宗。他们的修为了得。当时的宗主秦家老祖宗居然和他们的头领斗不到十个回合,便胸口中了一掌,象根树一样的一头栽下云头。等几个长老飞身将人接住,她已经咽了气。可怜见的,丹海之内的元婴被这一巴掌震裂,压根就没有机会逃跑。其余的子弟更不是对手,除了长老们还能挡两招之外,绝大部分没有还手之力,被入侵者象割草一样的屠戳。踏平青云宗后,这伙人的头领举起手中的大弯刀,发出数道雷电,摧毁了宗门中的一切建筑。,他们跳上一只黑色的云舟,腾云驾雾而去。

那些人没有戴面巾神马滴,也没有使用什么隐匿法术,但是,风可儿却根本看不清他们的脸。这只有一种可能,这伙人的修为远远高过她。

第二块玉简里很明确的写明秦寒烟已经殒落,就死于青云宗的灭门之战中。

想必秦如花母子也没能逃过那一劫。风可儿看完,心沉似铁。

红色短袍小子站在原地,没有挪窝,显然还在等他的服务费。

再想起昨晚遇袭的事,风可儿不禁怒火中烧。这起子奸商,就只知道变着法儿收灵石,至于客人的生死,则是高高挂起,一副事不关已的样子。于是,她忍不住将块玉简狠狠的朝那小子的脚下砸去,迁怒道:这里面就是录了一段青云宗灭门当日的情景。根本就没有提及被灭门的原因,还有,对头的脸也是模糊不清的,看不出来历。这也算完成了任务吗?你们是不是觉得在下太容易糊弄了?

不料,红色短袍小子不恼也不怒,依旧笑眯眯的弯身捡起玉简,双手捧着:仙子有所不知,就是这段影像都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得到的。正因为有很多的事情查不实,所以,两桩事,小的才收了您五百块下品灵石。一般来说,我们这里的消息也要换个八百千儿的。所以说,这两块玉简已经是小的手里换得灵石少的了。如果仙子不满意,可以去悬赏堂发布一条悬赏令。兴许正好有目击者呢。

风可儿被他堵得很是无语。什么狗屁悬赏令。经过昨天的事,她对这些是半点兴趣都没有了。

一把从他掌心抄过那枚玉简,她气呼呼的离开消息林――姓吴的的被灭了口,线索断了。况且,敌在暗,她在明,所以,安全起见,这消息林是呆不下去了,还是换个人气旺旺的地方为妙。比如说,坊市。(未完待续)

宁海县城关医院预约挂号
上海六一医院网上预约
癫痫病四川哪家医院治的好
太原哪所白癜风医院好
南宁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