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舟山信息港 > 军事

妞非在下第598章情绪发泄点

发布时间:2020-01-26 13:12:51

妞非在下 第598章 情绪发泄点

魏玲现在心烦意乱。

她吃了丹药,但却惶然不敢背叛齐国。

但自己玄武统率力的下降却无法挽救,无论怎么修炼,别说提升了,根本就像是冷却的灶膛一样不断地跌落水准。

她害怕失去玄武女将的身份,害怕失去在家族中如今的高高在上的地位。

若非自己是玄武女将,怎敢忤逆家族的二王子政治倾向,从虎翼戚将军的阵营直接投向世子一方?

更甚,若自己不是玄武女将,自己还有资格与世子说话吗?

虽然去武国自然再无接触世子的机会,但若是自己沦落为平凡人,还不是一样无法再与世子相处?

在她眼前,犹如有一杆杆秤。秤砣是齐国和名声,秤盘里则是自己和利益。

杆秤在不断摇晃。秤盘里的重量太重了,那秤砣退到了远的距离,也似乎已经压不住秤盘。

于是,魏玲吃下了武国留下的药剂,经过两天修炼恢复了正常状态。

但一出来,就碰到自己麾下的玄武士兵与吴喆在劳军宴上把酒言欢。

大堆的篝火中,上百名自己的玄武士兵,正围着吴喆举碗欢声。

“萧姑娘女中豪杰!这次你担任军师,我等兄弟没得话说!”

“不错不错!萧姑娘你统军必定谋略超群,我们兄弟……”

话语说到这里戛然而止。

因为大家顺着吴喆的目光,注意到了不远处玄武女将魏玲走了过来。

众位玄武士兵对这位女将本来就不太亲近,本来热络的气氛顿时凉了下去。

但这样的景象,落在魏玲的眼里却截然不对味了。

怎么的?你们说听她的,是要把我置于何地?统军谋略超群?玄武女将做啥的?

这几日心思烦乱到极点的魏玲,自然将所有怨火都针对在了吴喆身上。

“萧姑娘,哦,不,听说是萧参军。哦,不不不,是萧军师?”魏玲阴阳怪气地走了过来。

吴喆这几日忙着一些创新措施,终于寻了劳军宴的机会和玄武士兵们混在一起。

玄武士兵自然比一般士兵的等级高,每一个人都近乎于十夫长乃至于校尉的待遇了。所以玄武士兵们可以直接加入中等程度的宴会位置,也有美酒喝。

一般士兵自然只能在各自的营帐旁吃大肉。有肉吃已经是对士兵的特惠了,算得上丰盛的赐予。

吴喆有心接近玄武士兵。

因为她还惦记着。从楚女将遗体中得到的一块本命晶石。

那块本命晶石被吴喆的苍天之青玉吸收,她便一直想试试看是否能调动玄武士兵。

也许自己就有玄武女将的资质了?她乐悠悠地乱想着。

借着这次劳军宴,吴喆一路敬酒,到了玄武士兵这部分校尉层次的中等宴席上。

玄武士兵们见是吴喆过来,慌忙一个个起身。

吴喆之于酒水自然是海量,而士兵间拼酒又是一大热点。十几海碗下来。立刻令本就对吴喆战绩敬佩的玄武士兵们更加心服口服。

吴喆也不要座位,就随便扯了一个破垫子往玄武士兵中间一坐。

三百名玄武士兵一个个过来敬酒。

穆清雅、扈云娇等人担心她,但也不好过来劝阻免得玄武士兵误会,所以只能远远观望着。

吴喆一碗接一碗地喝。

为了今晚的海量,她故意一天都没有吃多少饭。此刻大量酒气蒸发后,酒精分解的能量就蕴积起来,倒还一时撑不满仓。

吴喆可是有过教训的。能量撑满仓的话,就又丰乳"qiatun"了……

士兵们见女子如此海量,顿时场面热闹。

只可惜吴喆还没有得空试探一下玄武士兵的情况,冤家魏玲就来了。

随着魏玲走过来,玄武士兵们都放下了酒碗站起身,默然地垂下了头。

这是对上司的一种尊敬。

玄武士兵对于女将的服从,是一种社会气氛阶层等级的结果,也是女将本命晶石对于士兵额头晶石统率力的表现。

这是一种影响到意志力的束缚。

士兵们心中无论有什么怨气。他们都难以对抗女将的怒火。

在一众士兵的肃然中,吴喆连忙起身善意地笑道:“哎呀,魏女将好几日不见。快来快来,这边坐。”

吴喆让出位置,让魏玲坐过来。

魏玲冷眼瞧了一眼座位:“就是落在地上的一个破铺垫,也是能受得起本女将坐的?”

这句话带刺不小。

“好好好,我给女将你搬一把椅子来。”吴喆连忙把不远处的一把椅子搬过来。

可魏玲双眼一瞥、嘴一歪:“这等椅子。也是禁得起玄武女将坐的?”

的确,军营之中,除了大帐里有好椅子,其他地方怎么能有上等的座位?

但玄武士兵们静寂着。却个个听得明白、看得清楚:萧军师可是让了莫大的面子给魏女将。

这属于挑理了。

有士兵互相间看了看,都瞧出对方脸色不愉。

吴喆仍旧不生气,客气地一拱手微笑道:“女将若是觉得不合适,我们到别帐叙旧如何?”

“哼,罢了,谁要与你叙旧?”魏女将犹如主人赶客一般,将手随意一挥:“你且去,我自来教训自己的士兵!”

吴喆和众士兵一愣,却见魏玲将手点指:“你、出来!”

那名被点中的玄武士兵浑身一抖,连忙踏步上前单膝跪下施礼:“属下在!”

“你叫何名姓?”

“属下葛明。”他是玄武士兵中三位百夫长之一。

“身为玄武士兵,妄言听从她人号令,该当何罪?!”

“这个……”这位叫葛明的百夫长不禁惶惶。什么时候我要听其他人号令了?这可真的是大逆不道了。

“[这次你担任军师,我等兄弟没得话说!]这话是不是你说的?”

“……是属下所言……”百夫长葛明顿时想起,但他如何肯认,立刻辩解道:“女将且听属下……”

若是吴喆就不吭声了。有必要辩解吗?魏女将这是挑字眼儿了,逮准了你要收拾。

“闭嘴!”果然魏玲勃然大怒:“左右来人,将他军法处置!杖八十!”

魏玲这就要打士兵的板子,抽吴喆的脸。

几日来的惊慌彷徨,令魏玲发疯般地想找到宣泄。

北京市昌平区医院怎么样
丹东市妇女儿童医院预约挂号
海南的专科医院治疗白癜风
云南好的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桂林白癜风专科医院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