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舟山信息港 > 网络

怒剑龙吟 第三百八十章 双剑呼啸

发布时间:2020-02-15 19:25:55

怒剑龙吟 第三百八十章 双剑呼啸

看清偷袭之人后,汪甫依旧是一阵狞笑:“银月心,你都已经敢向自己的主人挥剑了,看样子确实该除掉了。会反伤主人的剑,越是锋利越不能留下。本身还想让你死得活些的,现在看来却是不行了。”

银月心哼道:“我说过,我银月心承认的主人只有任。你,我从来没认可过,也不可能认可。以往,我如同行尸走肉般只为命令去杀人,只为了心中那后一点的眷恋而活。但是今夜,我要次为自己所愿而出手,杀了你!”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就你那点实力,真的觉得能够伤得到我?脱离了湮世阁,你什么都不是,而且必须死。”汪甫轻蔑地大笑不止,仿佛银月心所说的比滑稽。

“如果再加上我的话,想伤你并不难。想杀你,也是可能!”

风韧在摇摇晃晃中重站起身来,声音中虽有着一丝法掩饰的虚弱,但是依旧气势十足,很是义正言辞,重换回道右手中的星尘泪刃上寒光流转,映人生痛。

瞥了一眼风韧,又瞄了一眼银月心,汪甫似乎察觉到了些什么似的冷笑道:“哼,我早就和高层那帮研究白痴说过,女人虽然在不少方面心性比男人加坚定,作为杀戮工具也是为合适。但是一旦沾染到情感恋爱,就立刻变得不可理喻,叛变不过一句话的功夫。”

“我从来都没有臣服过你,谈不上叛变之说。”银月心口气森冷,手中怨霜一挥带起阵阵深寒流光,逆道劫剑再起。

至于风韧,是一言不发,星尘泪闪烁出的点点光彩与怨霜相互呼应,轻微的剑啸似乎彼此间产生了共鸣。

双剑齐出,剑势惊虹,两道身影交错纵横,数剑光穿插汇聚。

逆道劫剑,刹那三千。

乱舞星河,廿八星宿临凡尘。

“虚张声势,老子的毒没有腐蚀不了的招数!”

汪甫冷哼一声,身形再度犹如蝙蝠展翼般化为一道黑影急速后退,抬起的双爪掌心内各有一团莹绿色毒雾翻滚成型,又好似烈焰般舞动跃腾,诡异的光焰映照在他有些狰狞的枯瘦脸庞上,添几分恐怖之色。

六品高等武学,腐血灾毒。

暴起的莹绿色光焰中剧毒充斥,覆盖上那些凌厉剑芒的瞬间骤然弥漫出大片引人作呕的浓烈恶臭,原先璀璨绚丽的剑光顿时黯淡光,化为一滩黄绿色污水从夜空中坠落,落地之前就部蒸发成阵阵烟雾。

抬手间破开了风韧与银月心二人的合力一击,汪甫加张狂得意,绞在一起的双手顺势一推,残余的绿色毒火重翻滚凝聚,化为一条巨虺咬向了明显有些底力不足的银月心。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风韧的双眸微微一缩,猛然击出一掌幻化出一股柔力将银月心隔空推开数米,手臂一弯收回之际,袖内滑出的一道浅色金光在夜空中一旋之后速冲向了那条毒火汇聚的巨虺。

霎时间,虫虫浑身上下金光大盛,一个模糊的法阵骤然在半空竖立浮现,转动中直接撞向了那层层莹绿色毒火,仿佛具有极强的压制性般将其缓缓击溃。

“怎么样,我这点时间内在那小玩意身上布下的力量不错吧?”

道哥有些炫耀似的嚷嚷道,不过风韧可完没有时间回复他,手中星尘泪迅速虚晃几圈,凝聚的点点星光很就化为一柄半透明的剑刃笼罩在本身的剑刃外围,呼啸剑意涌动,隐约中还能够闻见龙吟。

乱舞星河剑第二式,苍龙搅尾碎天池!

有了之前对阵银月心时那一剑的尝试之后,风韧驾驭此招也是熟练了不少,再加了沧海龙吟与摩罗丹的加成效果,这一次的凝聚速度上了近乎一倍。

而此刻的汪甫还没有意识到危险的逼近,他眼见圣金皇蛊再现轻易抗衡着自己的毒功后,不仅没有惊起丝毫的恼怒,反倒是心中一阵窃喜。若是能够将其强夺到手,论是上交给湮世阁高层或者自己留下辅助修炼毒功都是利益巨大。

“给我过来吧!”

汪甫一声呵斥,力探出的右手捏为爪状,深紫色雾气弥漫的一只巨爪虚影浮现,一把就将先前的那些绿色毒火捏碎吸入到自身之中,紫色与绿色混合参合在一起,整只颜色诡异的利爪赫然一合,将虫虫身前的法阵直接碾碎。

然而,巨爪五指合拢之刻,一道耀眼的金光径直从重重毒雾中贯穿刺出,毫发伤的虫虫悬浮在半空中,还有些挑衅似的向眼神有些微变的汪甫摇了摇自己的三岔尾巴。

汪甫一怒,他没想到圣金皇蛊不过仅是幼年期竟然就已经拥有着如此克制剧毒的能力,却不知道那可是道哥刚刚注入到虫虫体内的浓烈光属性激发它加强横的能力。就在他正准备再度出手捕捉虫虫之时,也终于神色微微一颤,风韧剑意大盛的招式已然爆发。

“哼,还要挣扎吗?”

对于威势凌厉的乱舞星河剑,汪甫依旧一副傲慢姿态,原先准备对付虫虫的剧毒利爪一扭直接抓向那支撕裂夜空的绚丽剑芒,另一只手也是弥漫起大量雾气注入补充到巨爪之中。

轰!

狂涌激荡的劲风将剧毒巨爪彻底斩碎,尚存的剑意凝聚为一支宽厚利刃继续穿透过剩余的紫绿色雾气,转眼之间赫然从汪甫肩头斩过,一道深可见骨的创痕顿时裂开,而他飙飞的鲜血中甚至都还带着一丝淡紫色。

乱舞星河剑练至威力堪比八品武学,而式廿八星宿临凡尘的威势不过只有六品下等左右,但是第二式苍龙搅尾碎天池却是已经达到了七品下等层次,又岂能是汪甫随意一击能够抗衡的?

吃痛退去之际,汪甫的身形已然有些仓惶,从衣袍中涌起的紫黑色雾气覆盖在他肩头伤口处不断萦绕。可是就在这时,银月心的身形却是力窜出,直接从夜空中划过,七品身法武学贯天乱云纵被她发挥到。

怨霜舞动,逆道劫剑再临,这一剑名为亡魂杀魄!

仓促间汪甫只得探出左手激发出几股残缺的毒属性之力撞向银月心的剑势,诡异的阴狠剧毒又一次将深寒剑光腐蚀近半,然而却没能够将其彻底挡下,锋利的剑招从他手背削过紧挨着小臂继续刺下直至肘部,一抹腥臭的血渍飘洒半空,与银月心掠过的身形一同迅速坠落。

着地之时,银月心身形不稳直接跪倒在地上,怨霜利刃没入泥土之中,寒刃上还残余着一抹妖艳的紫色,而那点象征着剧毒的颜色还一直蔓延到了她的握剑右手之上,整只手掌表面都浮现出了一层淡淡的暗青。

“可恶!去死吧!”

恼羞成怒的汪甫癫狂似在夜空中身形乱颤,扬起的双手中深紫色毒雾剧烈弥漫,两只蝙蝠状虚影凌空击下。

七品武学,腐尸血翼,蝠裂苍天!

“虫虫!”

风韧一声怒喝,那道淡金色身影化为流光立刻回归,力一撞将其中的一只血蝠直接击落,两道身影翻滚一处,金色光芒与深紫毒雾疯狂抗衡着,一时间难分上下。

至于另一只血蝠则依旧速度迅捷地扑向银月心,而风韧抢先一步拦在她身前,手中爆发出惊人剑势,数璀璨星光涌现,在他身后一道展开双翼的巨大龙影浮现刹那,高亢的龙吟声伴随着连绵剑意将那只血蝠洞穿得千疮百孔,纵横起的剑风是将其残缺彻底绞碎。

剑意消散之际,风韧还没来得及重凝聚内劲或是喘一口气,汪甫的身影突然直接窜到他跟前,双手结成一个印结扭转击出,正中在对方门户大开的胸膛之上。

嘭!

风韧身影暴退,一大口鲜血不受抑制地喷洒在空中,身上的衣袍之上也是沾染上了点点猩红,能够保持着原状的只有他手中仍然紧握住的星尘泪,刃上寒光丝毫不减。

“呼呼呼,你们两个,太过分!”一掌轰退风韧后,汪甫却是同样没有能力紧随着继续追击,受伤的双手同时力垂下,他的脸色也很是难看苍白。

在银月心身侧稳住的身形的风韧利剑一挥,望了身侧的女子一眼后嘴角边翘起了一个微笑弧度,低声说道:“下一招,该分出胜负了。”

身动,影晃,剑扬,后的内劲力倾泻,呼啸的剑风便是风韧后的怒吼,森白色的汹涌剑光骤然汇聚成了惊鸿剑势。

星云戮神击!

“同样的事情,我不会允许发生第二次的!”

汪甫撕心裂肺地一吼,伤痕累累的双手一同击出,螺旋状内劲猛然爆发。

嘭!

嗤!

星尘泪化为一轮银光冲上夜空,在惨白色月光下缓缓转动,终落下。而在它插入地面的一旁,单手撑地的风韧一阵干呕,几滴污血滑落,浮现出一抹淡紫色的脸庞中虚弱之意很是明显。

“哈哈哈哈,终赢的还是我

。”

汪甫不顾自己被剑势贯穿几乎残废的左臂,大步上前高高举起了自己的右掌。

“现在这么说还为时过早了!”

一声娇喝响起,银月心惊现在汪甫的背后,怨霜化为一抹银光直接从他后背没入,亮银色的纤细剑刃直接从其右肋处刺出。

“啊啊啊啊啊啊啊!”

汪甫仰头惨叫,抬起的右臂改为肘部后击直接撞向了银月心的胸口,将她直接震退倒飞十余米,重重地撞在了一颗参天大树之上,将其拦腰截断,轰然倒塌的巨影将那道纤瘦的身影完覆盖。

嗤!

又是一声贯穿**的脆响,回过神来的汪甫低头望着一柄刺入自己左胸之中的深寒利刃,而剑柄正是握在披头散发的风韧手中。

“现在,才真正结束了。”

星尘泪上白光涌动轰出,狂暴的剑意将汪甫伤痕累累的身躯轰击出一个直径如同碗状的血窟窿,后的生机终于凋零。

倒下之时,汪甫双目圆瞪,依旧不敢相信这个事实。着地的瞬间,他的身躯是化为一阵雾气随风散去,后还留在地上的只剩下两柄寒光闪烁的细剑。

星尘泪与怨霜光彩依旧,然而他们的主人在此时却是同时深度陷入了昏迷之中……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