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舟山信息港 > 养生

大宣战神 第二十二章 隐身宝衣

发布时间:2020-01-17 00:48:07

大宣战神 第二十二章 隐身宝衣

李笑见老铁从大丑狗背上跳了下来后,不慌不忙地俯下身体,查看着地面。虽然李笑慌张地清理过脚印,但是由于很久没有下雨了,官道上的灰尘还是有迹可循的。李笑明白老铁肯定已经兜了一个大圈子,没有找到他,于是又回来重新接着查看脚印。

远远望见老铁做出沉思的样子,李笑心中就一阵莫名的兴奋,不管你是不是妖怪,我现在已经脱离了你的魔爪。李笑摸着左手腕,心中骂道:马蒂,把我的手腕都快捏断了。

老铁突然抬头,双眼望向李笑所在的方向。李笑胆战心惊,心道:难道已经知道我藏在这里?不要自乱阵脚,树叶遮挡住了我,老铁是看不见的。即使他知道我在这里,我依旧可以跑啊,呵呵……我发现我其实跑的挺快的!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现在可以跑得这么快了,而且休息一会儿就又可以飞奔了。

李笑正准备转身轻悄悄地逃走时,老铁的奇怪的动作吸引了他。

远远地可以望见,老铁向四周看了看,然后跃上大丑狗的背上,用双手捏着灰色披风,使劲地把披风甩动了几下,披风竟然变得像床上的被单那么大。他又把大披风罩在头上和身上,并没有完全罩住大丑狗“旱口獐”,老铁摇晃了几下披风,怪事发生了,慢慢的,慢慢的,老铁与旱口獐都变得非常模糊,逐渐变成了一团刺眼的白光,白光由强变淡,越来越淡,变成了一团淡淡的白色雾气一样的光,雾气一样的光继续变淡,成了一个淡淡白色的物影,后来物影透明了;视线可以透过物影,看见物影之后的官道和树木。老铁和旱口獐竟然不见了,凭空消失了。

虽然李笑早有准备,但是亲眼看见老铁凭空消失,他心中依旧惊骇无比,难道那披风是一件可以使光线扭曲的隐身宝衣?李笑极度恐惧,差点忘记了继续逃跑。

由于清早的光线不是太亮,树林显得很阴沉。李笑在树林里亡命逃窜,摔倒了几次,树枝抽打他的脸,在脸颊上留下道道血痕,他毫无察觉,跌跌撞撞,一直跑到无法呼吸,才停了下来。李笑没有跑下去的动力了,树林里树木很多,根本没有路,这是障碍跑,好不好?越野跑步是很累人的。“如果老铁是妖怪,我哪里还逃得掉?”

心理和生理都很疲劳的李笑回头看了看身后,没有看见老铁。“老铁能够隐身,我看不见他。我还是藏起来吧。树太难爬上去了,我还是躲在小树林里比较好。”

停顿的这么一会儿时间,李笑感觉身后“唦唦”的声响快速地响了起来。李笑条件反射般转过脸来,扫了一眼空荡荡的身后,就感觉一股劲风吹耳而来,躲闪不及,后背似乎挨了一下,大概是大丑狗袭击了李笑。

李笑受力不住,扑倒于地,急忙让自己的身体翻转过来,后背靠在地上,使劲地向着天空蹬着双腿,防止老铁靠近自己。

“哼,你、一个、小、娃子、真是、够、倔强的。”

李笑猛一听这句很蹩脚的汉语,一下子就惊呆了。奇怪地问道:“你在哪里?”

等了好一会儿时间,也没有人回答李笑。李笑对着面前的树木,又道:“你在哪里?”“你到底想干什么?”“你还是放我走吧。”

李笑四处寻找着,终于发现一丈之外,有一大团模糊的光团。心中有点害怕,颤声道:“你……我看见你了。你到底是人还是鬼?”

没有回答的声音。那光团的亮光却慢慢地变强了一些,越来越强,越来越强,光团变成了一个白色物影,物影向着李笑移动,在李笑触手可及的地方停了下来。物影抖动摇晃了几下,逐渐显现出老铁的形象。老铁坐在旱口獐背上,把整理后的披风披在身上,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近距离地看到老铁凭空的出现,李笑感到不可置信。难道新时空里的人还能隐身吗?那头长着狗头的怪物真是太令人恐惧了,难道它就是二丫头嘴里的“奇怪的大狗”?

这太玄幻了。虽然我也看玄幻小说,但是我从头到尾都不相信玄幻技能的存在。玄幻这种题材的小说很适合年轻的中学生阅读,神密莫测的世界、打怪升级的设定、一拳打死三个“镇关西”的神奇武力,以及主人公童话般的爱情,都可以增强青少年的幻想能力和愉悦体验。

看大神的小说,可以让人爽到。那精彩绝伦的故事架构,精巧美妙的哲理,都能给人以震撼和启迪。

就在李笑惊讶于老铁的“隐身技能”的时候,老铁从旱口獐的背上跳了下来,径直走向李笑,李笑的大脑飞速地思考:爬起来,跑。他实在太累了,跑不快。他的后背压来很重的物体,被压倒在地。李笑知道自己被老铁捉住了。

李笑趴在地上拼命地挣扎,可是一点用也没有。老铁死死地压住李笑,而且腾出一只手,解下李笑的腰带,把李笑的双手反绑在身后。

挣扎了很久,李笑几乎筋疲力竭,只好呼哧呼哧地喘着气。老铁见李笑停止了挣扎,就站了起来。

李笑感到后背的重量一下子没有了,他翻转身体,想爬起来继续跑。但是老铁已经把手伸到了李笑的脖颈。李笑突然大声惊叫道:“救命啊,救命啊。……”

第三声救命还没有喊出来,李笑的喉咙就被老铁用双手死死地扼住了。

你有穿毛衣,前后面穿反了的经历吗?

此时的李笑,喉部的压力就是那种勒脖子的感觉。这种感觉非常强烈,强烈到不能呼吸,脖子快断了。

极短的时间里,李笑感觉过了好几年。胸中的气排不出来,脸憋得通红。呼吸困难是一件极其可怕的事情。

老铁把晕过去的李笑扔在身旁的旱口獐背上,他骑上旱口獐,又把李笑打横放在身前。远离官道,在一棵大树下,随着老铁一声响亮的口哨,从树丛里钻出来很大的狗头怪物。老铁又把灰色披风抖动几下后,罩住身体,他与旱口獐先是变得模糊,然后变成了一团刺眼的白光,白光慢慢变淡、变得透明。老铁、李笑和旱口獐一起隐身了。

只听到蹩脚的声音喝道:“獐儿,回家。”那怪兽得到催促之声,在树丛杂草里飞一般奔跑而去。并没有走回金牛镇集市的官道,而是向着林密处奔去,山林越来越密,路也越来越难走。

###

官道上,郑良良与杨家媳妇刚从深山密林里走出来。山高林密,树丛杂生之地,是女孩子避之不及的地方。但是为了跟踪老铁,郑良良不顾一切地冲进了深草密林中。

二人昨日知道李笑从金牛镇集市街上跑了出来,就开始四处寻找。哪里想得到李笑跑得太快,根本撵不上他。她俩只能远远地一直跟着老铁,也只能远远跟踪而已。

今早,老铁这个湖先找到了李笑。李笑倒地挣扎的时候,她俩才循声找到李笑,因为能力平平,又惧怕旱口獐,所以只能看着李笑被绑,而没有办法。

看着老铁召唤出来的狗头怪兽,她俩吓得气都不敢喘,更别提上去阻拦抢人了。眼见老铁隐身,骑怪兽奔走后,才长长地呼了一口气。

杨家媳妇对心情沉重的郑良良道:“等姐妹们回来了,再去救吧。”

郑良良点点头。二人叹息几声。

郑良良好奇地道:“姐姐,那个丑陋的怪兽,是什么啊?”

“是喂食过红血草的旱口獐。”

“能够驾驭红雪兽,难道他是炼气修士?”

“一般人也可以饲养红雪兽。他的隐身宝衣和披风,是四十阶以上的炼气修士才具有的宝物。”

郑良良瞪大眼睛,惊讶道:“四十阶!姐……姐,你是几阶?”

“我只是聚力初期,根本斗不过他。”

“那李笑,现在救不了啦。”郑良良心有不甘,心中小鹿乱撞。

“李笑那孩子救了我一命,我们必须救他出来。”

“能够让姐姐你起死回生,李笑的血液会不会有红雪神丹的药效?”

“反正比圣教总坛的白药强。”

“李笑怎么会有红血神丹?”

“不知道。”

“老铁会把李笑带到哪里去?”

“不知道。”

“我们怎么办?”

“回去筹钱让飞鹰帮去查?”飞鹰帮是可以寻人、传递消息、投递小物品的商业化帮会。

“嗯。”

“走吧。”

“嗯。”

回来的路上,面对难走的山路,郑良良的体力逐渐不支,反而是面容苍老的杨家媳妇扶着她向官道走。

一只脚刚到官道上,郑良良就两手叉腰道:“姐姐,咱俩休息一会儿。”腿脚上被树丛划出了好几条血口子,她没有感到多疼痛,反而更在意李笑的安危,对杨家媳妇道:“这么多天了,去元阳城的姐妹怎么还没有回来?”

“应该快了。元阳城已经可以自由出入了。”

“嗯。”郑良良一只手叉着腰,另一只手不断地朝脸上扇风,脸上有一些灰尘,经汗水润湿,变成了黑色油彩。白嫩的俏脸上,涂上了点点黑色的油彩,更增添了美丽。

杨家媳妇干脆坐在路边,或用手或用口,清理者自己的伤口。两姊妹一个是没有结婚的大姑娘,另一个是结婚十多年的妇人,她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预约挂号
广西民族医院预约挂号
阜阳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广西哪家医院治疗妇科好
淄博癫痫病治疗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