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舟山信息港 > 美食

温暖的弦分集剧情介绍3944集

发布时间:2019-06-09 20:38:28
白带带血是什么原因
白带发黄的主要原因
白带发黄该用什么药

第1页:《温暖的弦》第39集剧情  电视剧《温暖的弦》正在热播中,目前剧情已更新至第44集,下面就为大家带来了温暖的弦分集剧情介绍(集),一起来看看吧。

第39集:温暖促进浅宇代中合作 管惕怀念曾经时光

温暖与温柔、留睿一起吃饭,温柔在留睿面前俨然一副小女人模样,温暖看着姐姐,不由得甜甜地笑了,姐妹俩谈起代中和浅宇的困境,温柔不禁感叹,谁能想到代中和浅宇会成为难兄难弟呢。温暖听姐姐这么说,便趁机提出,浅宇需要的专利在代中,而代中正缺乏资金,既然如此,二者为何不能合作呢?温柔大跌眼镜,在她和留睿看来,占南弦和朱临路是老冤家,不可能并肩合作。温暖却不这么认为,一切皆有可能,还没试一试,怎知道不行呢?

第二天,温暖将自己的想法说给南弦听,但占南弦当即否决这个提议,浅宇刚刚因为王教授的事情与代中打官司,如果此时合作,不知外界会如何议论,南弦不愿节外生枝。温暖明白南弦的苦恼,但浅宇只有和代中合作才能双赢,她还是希望南弦能够多加考虑。另一边,温柔也在和朱临路焦头烂额地处理公司事宜,温柔尽心尽力,朱临路由衷赞美,自己能结识温柔真是三生有幸。正在这时,温暖忽然给朱临路致电,相约晚上见面吃饭,朱临路满口答应。

晚上,温暖直截了当向朱临路提议,浅宇现在危机四伏,代中也四面楚歌,说到底,双方都是因为潘维宁而受害,如果浅宇和代中能够联手,一定能反败为胜。朱临路叹了口气,自己与占南弦的关系虽不至于水火不容,但彼此合作还是不太可能的。温暖继续游说,只要按照自己的提议行事,朱临路以后就能重新执掌代中。朱临路心知肚明,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但要执行起来还是有难度的,他只好与温暖嘻嘻哈哈地开玩笑。温暖见他油嘴滑舌,哭笑不得地让他好好考虑此事。

温柔为了代中,没日没夜地忙工作,留睿苦笑着自嘲,温柔已经好多天没有跟自己约会了。而且,留睿还假装无意地打听温柔的行踪,温柔毫无戒备之心,坦言在帮朱临路寻找股东,现在代中的领导层关系微妙,自己费尽心思才有一点收获。留睿将此事牢记在心,随即提出陪同温柔一起工作,温柔拗不过他,只好嘱咐留睿少说话多工作,而且千万不能跟他人起争执。

温柔晚上下班回家,与妹妹讨论浅宇和代中合作的事情,温暖很头疼,占南弦和朱临路已经到了必须要抱团取暖的地步了,可他们的性子偏偏就是这么执拗。温柔看得出来,既然朱临路没有直白拒绝,就说明此事有回旋余地,温暖还是先拿下朱临路为妙,毕竟他比占南弦容易说服。

从此以后,温暖便使出了持久战战术,她想方设法与朱临路偶遇,苦口婆心地劝他与占南弦合作,朱临路其实也明白其中利害关系,但他始终因为王教授一事耿耿于怀。温暖只好再三保证,浅宇已经遭到重创,而且浅宇和王教授合作的项目与阿尔法没有半点关系。在温暖的劝说下,朱临路只好勉强答应合作一事。

朱临路同意后,温暖马上将这个消息告知南弦,可南弦却一本正经地询问,温暖工作热情这么高,到底是为了代中,还是为了浅宇呢?温暖回答得滴水不漏,自己是为浅宇投资者的利益考虑,占南弦无话可说,只好也同意与代中合作。随后,南弦半开玩笑,称想要温暖晚上的时间。温暖本以为南弦要约会,谁知南弦无比狡猾,他不过是想和朱临路尽快谈合作。温暖脸上一阵绯红,感到非常害羞,南弦则觉得温暖十分可爱。

留睿想和温柔约会,温柔一五一十地告诉他,占南弦和朱临路今晚要谈合作,自己必须奉陪。留睿大吃一惊,眼中掠过一丝不安。这晚,朱临路带着温柔,占南弦带着温暖,四人正襟危坐开始谈判,温家两姐妹努力从中周旋,希望占南弦和朱临路能够放下成见,携手合作,可这对昔日的情敌仍然剑拔弩张。

占南弦主动提起朱临路近在玩击剑,两人之间的战争便一触即发,痛痛快快地来了场比试,击剑结束后,占南弦与朱临路两人敞开心扉聊天。南弦坦言,浅宇和代中在商场各有输赢,但浅宇能够问心无愧,自己没有一点恶意竞争。而且,南弦觉得自己很幸福,就算当初输了官司,却赢得了温暖。朱临路毫不畏惧地笑着,如果南弦让温暖伤心,自己就会让浅宇陷入危机。

谈完感情问题,两人言归正传,南弦坦率表示公事公办,求同存异,朱临路则调侃南弦,赶紧把合同做好。然后,朱临路还提起自己对温暖的感情,占南弦这才明白,温暖当初回国时,朱临路拼命地秀恩爱,都是为了让南弦远离温暖,然而事到如今,朱临路还是输了。占南弦听完这一切,他真诚地向朱临路伸出手,他很感谢这七年来,临路对温暖的照顾。

另一边,丁小岱在外吃饭时偶遇管惕,她便气冲冲地指责管惕,浅宇如今危机四伏,可管惕却投靠潘维宁,真是不讲义气。管惕连忙否认,小岱继续追问,既然管惕讲义气,为何现在不回到浅宇?管惕一时无语,小岱便回忆起管惕曾经在浅宇奋斗的时光,是那么天真快乐积极,如果管惕真的还有那份仁义,就应该回到浅宇,帮助占南弦和高访渡过难关。说罢,小岱起身离开,管惕若有所思,其实,他也渐渐后悔自己的冲动行为,他开始想念与南弦、高访在一起的日子。

朱临路召开股东大会,宣布和浅宇合作,谁知潘维宁却拿出一份愿意支持自己的股东名单,加上他之前买来的股份,现在,潘维宁成为了代中的持股人,他不留情面地否决了代中与浅宇的合作。

第40集:温柔对留睿提分手 潘维宁细心照顾一心

潘维宁气焰嚣张地否决了浅宇和代中的合作,朱临路无计可施,起身离开大会,温柔连忙跟着追了出去。温柔非常惊讶,自己之前明明已经和那些人谈好,把股权卖给朱临路,不知他们为何出尔反尔,转而投向潘维宁,这实在太奇怪了!朱临路仔细分析,这不是出尔反尔的事情,而是不可能这么凑巧。温柔暗自诧异,她忽然想起来,自己只对留睿说过这些机密,温柔难以置信,留睿怎么会出卖自己呢?想着想着,温柔再也坐不住了,起身飞奔去找留睿。

温柔在茶水间找到了留睿,面对温柔的质问,留睿脸色凝重,他只能承认这一切,因为家里欠潘维宁一个大人情,所以自己不得不听从潘维宁的安排,进入代中,进入财务部,一步步打击朱临路。温柔的情绪瞬间爆发了,难道彼此之间的邂逅也是一场有意的安排吗?留睿信誓旦旦地保证,自己与温柔相识的确是天意,包括后来爱上温柔,也是内心真挚的情感。然而,温柔已经无法相信留睿,她泪流满面,从此刻开始,自己与留睿彻底分手,不再往来。

潘维宁霸权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占南弦这里,他告诉温暖,朱临路现在已经不是代中的股东了,而且浅宇和代中的合作也停滞了。温暖和南弦都很清楚,潘维宁不会让浅宇翻身,看来,接下来与代中的合作要泡汤了。温暖挂念朱临路,打问候关心,却从临路口中得知,留睿是潘维宁派来的奸细,温暖担心姐姐受不了这个打击,马上出门寻找温柔。

这晚,温柔来到酒吧呆呆地坐在一边,留睿跟过来乞求温柔原谅,温柔冰冷着脸,她不可能原谅留睿,而且要把他从自己的世界里彻底拉黑。留睿还想辩解,温柔却毫不让步,没想到自己以为完美幸福的恋情,不过是留睿演的一场戏。留睿再三解释,不管商场如何,自己对待温柔的感情都是真的。但温柔对留睿已经丧失了基本的信任,她咬牙放出狠话,自己已经不是次分手了,所以根本不会在乎。留睿听了这番话,只好讪讪地转身离开,温柔失落又难过,握紧了酒杯。

从酒吧出来,温柔路过江边,她不禁想起了过生日的那个晚上,自己与留睿放声高歌,是那么痛快淋漓,没想到一切不过是南柯一梦。这时,温暖打来,询问温柔身在何处,她要赶紧过去安慰照顾姐姐。另一边,朱临路失魂落魄地回了家,面对父亲,他只能低着头认错,父亲没有责怪临路,生意场上没有常胜将军,只要一起想办法,总会有回转的余地。朱临路本想埋怨朱邑,但父亲却告诉他,代中能有今天的规模,朱邑也曾付出过心血,无论何时,亲情都是位的。

温暖在江边找到温柔,温柔自嘲地笑笑,不过是爱上一个渣男,没什么大不了的,以前每次失恋,自己都喝得昏天黑地,但这一次,自己虽然去了酒吧,但却滴酒未沾,这说明自己根本没有把留睿放在心上。温柔叹了口气,她感叹道,自己真的是一个不值得爱的女人,永远也遇不到对的人。温暖只能尽全力安慰姐姐,姐妹俩在江风中互相依偎。

第二天,朱邑父子来到朱临路家中,朱邑开口就责问朱临路,潘维宁为何掌管了代中?朱临路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朱邑和朱令鸿变卖股份,潘维宁哪能趁机而入?朱令鸿没有好气,当初若不是朱临路咄咄逼人,让自己辞职,自己和父亲也不会走到卖股权这一步。事到如今,朱临路也不再争执,临路父亲站出身来,教训大家不应窝里斗。朱令鸿看着朱临路沦落至此,他不禁感到很解气,朱邑叱责儿子,不管朱临路所作所为如何,代中都是朱家人的心血结晶,怎能看着代中落到别人手里?说罢,朱邑带着朱令鸿离开。

从此,潘维宁便取代了朱临路的位置,正式掌管代中,他率先提拔留睿为董事长秘书,让众人大跌眼镜。同事们私下里议论,真没想到留睿是潘维宁的人,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这小白脸果然不能信,竟然把温柔都给骗了。这时,温柔恰好走过来,她冷着一张脸,刻意与迎面而来的留睿保持距离,只谈工作,不言其他。

潘维宁接到了乐乐的,得知薄一心在拍摄动作片时,从高处坠落陷入昏迷。潘维宁火速赶到医院探望,一心此时已经苏醒,但腿部受伤,潘维宁心疼地嘱咐她安心养身体,薄一心则轻松地笑着,这都是自己工作的本分,没什么大不了的。然后,潘维宁细心地送薄一心回家,体贴照顾,为一心准备玫瑰花浴,对他而言,这一切都甘之如饴。薄一心也被潘维宁打动了,从今以后,她会认认真真地对待这份感情。

温柔在代中给大家开会,她唯独对留睿视而不见,令留睿心中不是滋味。

第41集:周相苓劝说一心无用 管惕后悔意气用事

温柔在代中对留睿视而不见,留睿心中难受,难道温柔真的打算一辈子不相往来吗?温柔冷若冰霜,转身欲离开,留睿却仍不罢休,他早已看出来,温柔表面装出一副不在乎的模样,实则与以往每次失恋都大不相同。温柔听了这番话,她努力镇定情绪,缓缓开口,这次与留睿分手,自己没有一丝一毫的伤心,甚至连失恋都算不上。说罢,温柔给留睿留下一个决绝的背影,留睿叹了口气,无可奈何。

晚上,温暖带着一身疲惫下班回家,还来不及与姐姐说句话,她就忽然接到了瞿总的,得知瞿总此刻在外地分公司,明天即将出国。为了替浅宇争取到合作的机会,温暖连衣服都没换就急匆匆出门,准备赶往瞿总所在地。路上,温暖给南弦打,告知自己的行踪,南弦非常担心,让温暖先找一个休息站,他马上就赶来同行。温暖焦急地开车驰骋在路上,前方却因为交通事故而大堵车,而附近又没有其他近路,万般无奈之下,温暖只好听从交警的建议,在附近找个宾馆暂住。

车主们都被堵在半路,附近的宾馆一时间人满为患,大家熙熙攘攘拥挤不堪,争先恐后地订购酒店房间,温暖势单力薄,一个踉跄被挤出人群,幸好南弦及时赶到抱住温暖,带着她开了房间。温暖并不知道南弦是如何找到自己的,南弦则深情地注视着温暖,嗔怪她这么晚独自出行。温暖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因为这是她能帮助南弦的方法。

南弦垂下头,经过高访生病后,他越来越害怕失去身边的至亲好友。所以,南弦决定开诚布公地与温暖谈感情,他希望温暖能够勇敢一点,坦然面对彼此的爱。温暖终于卸下了内心所有防备,流着泪拥抱南弦,承诺以后不会再凭空消失,这对有情人紧紧拥抱,久久不愿分开。

第二天一大早,南弦与温暖就赶在瞿总离开之前,赶到目的地,令瞿总不禁感叹,浅宇真是诚意满满。瞿总对占南弦充满好感,承诺等回国之后就仔细谈谈合作细节。两人送走瞿总后,温暖满面春风,这个大任务总算圆满完成了,南弦也很开心,不仅因为公司项目峰回路转,也因为自己重新收获了温暖的心。

潘维宁在股东会上宣布,打算让代中和益众合并起来,打通产业链的上下游,打造一个实力强大的旗舰公司。朱临路看得清清楚楚,潘维宁此举是要把代中的资金和技术全部输送到益众,这个算盘打得实在精明,于是,为了阻止潘维宁的行为,朱临路提出要做一份风险评估报告,或者召开董事大会,听取所有股东意见,看看民意如何。朱临路此言一出,温柔当即支持,在座股东也纷纷赞成,潘维宁见阻力很大,只好暂且搁置此事。

开完会后,温柔非常生气,可朱临路却临危不乱,他打算拖延时间,陪潘维宁玩到底,温柔一头雾水,不知朱临路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另一边,留睿因为对温柔怀有愧意,便对潘维宁提出辞职,潘维宁劝慰留睿,男人还是要以事业为重,就算留睿离开,温柔也不会再相信他了。留睿进退两难,不知如何是好。

薄一心为潘维宁准备了美味佳肴,还有一个可爱的卡通蛋糕,正在她满心欢喜地筹备一切时,周相苓却不请自来。很显然,周相苓此行是希望薄一心能够继续陪在南弦身边,阻止南弦与温暖在一起。薄一心不知该怎么回答,周相苓敏锐地察觉到,一心恐怕是移情别恋了。面对周相苓的追问,薄一心只好坦然表示,自己为了占南弦付出太多,也曾经幻想过,通过努力就能换来南弦的心,但现在自己终于看清楚了,不管多么努力,南弦都放不下温暖,所以只能毅然放弃,转而追求真正的幸福。

周相苓仍不死心,希望让薄一心回心转意,薄一心落下泪来,自己已经坚持了七年,如今实在感到累了,而占南弦的肩膀永远只会给温暖依靠,所以,一心希望周相苓能够理解自己。话已至此,周相苓无言以对,她只能感谢一心这七年来对南弦的陪伴,不管如何,周相苓都希望一心过得好。

此时,管惕约了丁小岱见面,他非常诚恳地告诉小岱,自己已经认识到错误了,自己与南弦、高访原来是密不可分的一个整体,所以,管惕很后悔当初意气用事,他现在很想回归浅宇,又怕南弦和高访会狠狠骂自己。丁小岱只好安慰管惕,如果他真的肯回头,大家都会非常开心的。管惕听了这话,紧张的内心终于松了一口气。

医院里,南弦送高访进入手术室,他的心里非常紧张,生怕高访有个三长两短,倒是高访云淡风轻地笑着,安慰南弦不要挂念。手术室的灯亮起,南弦焦急地坐在外面的长椅上等候,管惕也火急火燎地赶了过来,他终于向南弦认错,还责怪自己把高访给气病了。

第42集:周相苓拒绝温暖道歉 潘维宁感情被父阻挠

面对管惕的道歉,占南弦一脸严肃,语重心长,自己与管惕、高访创业至今,经历过多少生死存亡的时刻,但通过三人齐心协力,终于熬过来了许多磨难,南弦相信高访一定会没事的,浅宇的未来也会越来越好。管惕听了南弦这一番动人心魄的话,他越发地认识到,自己当初真的错怪两位好兄弟了。

潘维宁来到薄一心家里,看见一心在呆呆地出神,他不由得从背后轻轻抱住美人。一心莞尔一笑,自己特意为了潘维宁的生日,特意做了许多精致的菜,不知他是否喜欢。潘维宁当然喜笑颜开,但薄一心却心事重重,在潘维宁的询问下,薄一心只好坦言,周相苓今天来过家里,自己已经彻底澄清了与占南弦的关系,只不过周相苓情绪低落,导致自己也有些难受。潘维宁只能好言安慰,宽解一心的心情。

另一边,温暖主动来见周相苓,可周相苓态度咄咄逼人,在她看来,温暖害得自己家破人亡,先是失去丈夫,现在又即将失去的儿子。温暖很理解周相苓的心情,但她也真诚坚定地表示,过去的一切都是自己不好,自己愿意用一辈子来弥补南弦。周相苓完全无视温暖的好意,她激动地站起身来,决绝地拒绝温暖的示好。温暖只好再三表达诚意,希望能获得周相苓的谅解,如果周相苓永远都无法接受自己,自己会尊重她的意愿,对南弦放手。

薄一心自从受伤后,经纪公司便开始严格把关剧本,但一心不愿原地踏步,只拍一些没有技术含量的商业片,她希望在角色上有所突破,磨练演技。可是,经纪公司却不肯让步,他们将一心视为摇钱树,命令她必须听从公司安排,还强硬要求一心参加晚上的发布会。一心见公司如此不讲理,她也不多分辨,浅浅一笑走出门。晚上,一心按照安排参加活动,结果在现场偶遇南弦,两人坐在一起聊天,一心提起温暖重回浅宇一事,她真诚地祝福南弦与温暖,看来,一心此番是真的放下了南弦。

南弦看着一心幸福的笑容,他很为一心感到高兴,但南弦也不得不提醒一心,她真的足够了解潘维宁吗?薄一心不理会生意场上的尔虞我诈,她真真切切地感受得到潘维宁的好,就是重要的。然而,一心与南弦都不知道,他们坐在一起的画面被狗仔拍摄下来,传到了络上。

活动结束后,薄一心回到家里,潘维宁早就在等候,而且,他已经看见了一心与南弦同框的。薄一心内心无愧,淡淡地笑着,自己不过是偶遇南弦,才多聊了几句。潘维宁却很在意,他决定以后要陪同一心出席这种场合。薄一心听到这话,不禁想起南弦对自己的提醒,她若有所思。

占南弦发觉母亲突然失踪,他万分焦急地告知温暖,温暖也十分担心,赶紧过去帮忙寻找。另一边,薄一心跟经纪公司提出解约,谁知老板却说道,自己已经将公司卖给了潘维宁!薄一心惊讶地回头,这才发现潘维宁缓缓走过来,他摊开双臂,将这家公司送给一心,并且让她从此自由发挥。薄一心不由得感动地抱住了潘维宁,沉浸在爱情的甜蜜中。

晚上,潘维宁与一心亲密地回家,两人谈起日后规划,一心调皮地问潘维宁,喜欢看自己饰演什么角色,潘维宁狡黠一笑,他希望一心饰演自己的太太。薄一心脸色绯红,嗔怪男友油嘴滑舌。这时,潘维宁的父亲打来,原来,潘父已经看见上潘维宁和一心的绯闻,他认为一心曾与占南弦不清不楚,是个作风不正的女人,潘父唯恐被外界笑话,他逼迫儿子赶紧和一心断了联系。

占南弦和温暖多方寻找,终于得知周相苓出了车祸,小腿骨折住院了,两人急忙赶去探望。温暖先去办手续,南弦则来到母亲床前,他看见周相苓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这场车祸让她捡回了一条命,也让她感受到了死亡的可怕。周相苓不由得想象,当空难发生的时候,占清渊只能在飞机上绝望地等待死亡,那该是多么无助啊。

说着,周相苓泪流满面,她真的难以接受温暖,只要看见温暖,她就会想起痛苦的往事。南弦很理解母亲,但他却根本放不下温暖,放不下这段深情。周相苓喋喋不休,长痛不如短痛,她还是希望儿子早些放弃。南弦不愿继续争执,只好让母亲多加休息,而温暖在门外听见母子二人的谈话,心情有些低落。

潘维宁在窗前发呆,冰雪聪明的薄一心很快猜出来,潘家一定给潘维宁施加压力了。为了让一心不胡思乱想,潘维宁再三表示决心,无论家中态度如何,自己都会不离不弃。薄一心做好了准备,她有能力,也有勇气,和潘维宁一起面对风雨。薄一心准备早日与潘家父母见面,努力让他们喜欢自己。潘维宁信誓旦旦地承诺,会给一心一个风光的婚礼,让她成为世界上幸福的女人。

第43集:温暖再次决定离开南弦 留睿透露潘维宁大秘密

薄一心注视着潘维宁,自从与他相爱,一心才觉得生活如此美好,以后更要珍惜彼此在一起的每一分一秒。一心还对潘维宁承诺,等以后结了婚,自己就退出娱乐圈,一心一意地做潘太太。潘维宁十分感动,但他也不忍让一心放弃事业。一心温柔地笑着,她只想好好经营以后的小家庭,与潘维宁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占南弦此刻却是闷闷不乐,他反复思考着母亲的话,整个人呆若木鸡。温暖将南弦的失落全部看在眼里,但为了宽解南弦的情绪,她只能云淡风轻地安慰着,南弦不禁由衷感叹道,有温暖在身边,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迟碧卡告诉占南弦,瞿总与浅宇终于正式签署合同了,这么一来,许多客户又纷纷向浅宇靠拢,当务之急是赶紧招聘一批员工,而且,高访现在病情逐渐稳定,管惕也回归浅宇,一个个实在都是大好消息。南弦听到这番话,也颇感欣慰,他对迟碧卡表示了真诚的感谢,并且相信浅宇以后会越来越好。

温暖在医院无微不至地照顾周相苓,但是,周相苓却依旧满脸冰霜,拒温暖于千里之外。不仅如此,周相苓还任性地闹着要马上出院,但她腿脚不便利,只能卧在床上,温暖不知如何是好,只好一言不发地陪伴守护她。另一边,薄一心与潘维宁在挑选钻戒,一心满心欢喜,而潘维宁的脑海中则回荡着父亲的话语,他不免有些心不在焉。潘维宁回过神来,镇定情绪,他准备给一心定制一枚全新的钻戒,给她一份的回忆。

占南弦听说母亲闹着要出院,便火急火燎赶到医院,周相苓一看见儿子就开始唠叨,想尽千方百计让南弦和温暖分开。温暖在一旁实在听不下去了,她只好走出来表态,愿意离南弦远一点。南弦脸色铁青,温暖却也是无可奈何,既然彼此在一起得不到母亲的祝福,那何必为难呢?温暖说罢,转身离开,周相苓将头撇向一边,南弦则眉头紧锁,起身去追温暖。

夜色沉沉,南弦与温暖站在桥上,温暖心里清楚,南弦为了这段感情付出很多,彼此也是好不容易才有了新的开始,但是周相苓却说什么也不肯原谅,温暖就开始动摇了,她不愿让南弦夹在中间左右为难。南弦严肃地开口,这七年来,自己度日如年,既然一切不幸已经发生,那就无法改变,何不让彼此一起勇敢面对呢?

温暖泪流满面,她始终无法跨越这道坎,南弦只好让她直视自己的眼睛,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希望温暖不要活在以往的阴影里。,南弦决定把选择的权利还给温暖,如果温暖选择坚持爱下去,彼此就携手共渡难关,反之,如果温暖选择分开,自己也毫无怨言。听到这话,温暖哽咽不停,她决定再次辜负南弦,然而,南弦却一把将温暖拽入怀中,动情亲吻。温暖痛苦不已,狠心挣脱开南弦的怀抱,哭着跑开了。

第二天,温暖在浅宇上班,她害怕见到南弦,便让小岱帮忙送资料,还嘱咐小岱给南弦定午餐。另一边,留睿约温柔在咖啡厅见面,他自觉曾经做了错事,加上潘维宁野心越来越膨胀,留睿便将潘维宁背后的投资人名单交给温柔,如果掐断潘维宁的资金来源,就可以保全浅宇和代中。温柔怀疑留睿又在使阴谋诡计,留睿则提出可以把名单交给占南弦或者朱临路审核,辨别真伪,如今,留睿只能真诚地向温柔道歉,并且一字一句地说道,与温柔在一起的时光,是自己一生中快乐的经历。

温柔与留睿分开后便去了代中,将名单拿给朱临路,朱临路将名单收好,他更关心温柔的状况。温柔耸了耸肩,自从刚刚得知留睿是奸细时,的确感到自己是个大傻瓜,事到如今只能分手,别无他法。温柔说着自己的境遇,不禁又提起了温暖和南弦的恋情遭到周相苓的反对,朱临路得知温暖恋情又遇挫折,也很为温暖担忧。于是,朱临路专门去找南弦聊天,为了温暖说尽好话,南弦也斩钉截铁地表示,无论如何,自己不会给朱临路一丝一毫可趁之机。两个曾经的死对头,如今心平气和地在一起聊天,朱临路还将名单拿给南弦过目,两人准备携手断掉潘维宁的资金链,让潘维宁无米下锅。

温暖下班后来到医院照顾周相苓,周相苓坐在轮椅上,温暖便推着她去外面透气。可是,无论温暖怎么做,周相苓都无动于衷,温暖却一点也不计较,还将热茶放在周相苓手边,令周相苓心中有了一丝触动。周相苓望着远方,不禁想起了七年前,南弦次将温暖带到自己面前的模样,一切是那么完美,可如今物是人非,竟然走到了这步田地。想着想着,周相苓感到鼻子酸酸的,忍不住擦拭眼角,温暖没有察觉到周相苓的情绪波动,贴心地为她披上披巾。周相苓这时接到了南弦的,南弦准备忙完工作就去看望母亲。

第44集:薄一心怀潘维宁骨肉 朱临路起诉朱邑父子

管惕一大早就约潘维宁见面,他直截了当地提出,不管潘维宁开出什么条件,自己都坚持要走。潘维宁狡猾地笑着,他让管惕留下机器人女友项目,还要管惕赔偿巨额违约金。管惕不知该如何应对,只好怒气冲冲地离开了,去找小岱诉苦。这一刻,管惕才觉得自己实在太傻了,当初天真地钻进了潘维宁设下的陷阱里,如今想走都走不成。丁小岱建议管惕向南弦和高访求助,可管惕一脸愁容,他自知有错,所以没有脸面去求好兄弟帮忙。,在小岱的努力劝说下,管惕终于决定鼓起勇气,回头去找南弦。

晚上,温柔情绪失落地来到温暖房间,她依靠在妹妹的肩膀上,诉说着自己对留睿难以忘怀。温暖敲着姐姐的头,她看得出来,温柔就是因为太喜欢留睿了,所以才得了相思病。的确,温柔直到现在也难以相信,留睿竟然会是代中的奸细,她多么希望留睿是被潘维宁利用了。温暖只能安慰姐姐,只要彼此相爱,剩下的问题就交给时间吧。温柔话锋一转,继而谈起周相苓的事情,温暖决定毫无怨言地继续照顾周相苓,让南弦有时间和精力忙工作。温柔十分好奇,难道温暖与占南弦之间就这么结束了吗?温暖的语气很真诚,自己心里虽然永远都放不下南弦,但曾经拥有过回忆,已然非常幸福了,如今,温暖只希望南弦过得好。

潘维宁正与薄一心在一起,忽然接到下属,得知公司出了问题,于是,潘维宁火速赶回公司,一心则由助理照顾,谁知当一心闻到蟹粉小笼的味道,突然感到非常恶心,她心中惊诧,急忙偷偷去医院检查,结果发现自己已经怀孕了。一心满腹心事地走出妇产科,竟与周相苓偶遇,薄一心对周相苓嘘寒问暖,她如今彻底放下了占南弦,心态已经非常坦然。

这时,欢姐拿着补汤走过来,称赞温暖平日里十分体贴周到,周相苓叹了口气,只要温暖不出现在自己面前,就是的安慰了。一心没有言语,她闻着补汤的味道,难免又犯恶心,赶紧找个借口离开,周相苓这才反应过来,一心刚刚是从妇产科走出来的。

薄一心在医院外偶遇温暖,两个昔日的情敌站在一起心平气和地聊天,一心提起自己曾经对南弦爱得死去活来,可温暖不用费力争取,就能得到南弦全部的爱,所以,薄一心曾经非常嫉妒温暖。温暖微微叹气,彼此已经不再是大学的模样,自己和南弦也走到不可挽回的地步,实在令人唏嘘,现在想来,温暖觉得曾经的自己一定很讨人厌。

薄一心淡淡地笑了,温暖并不讨人厌,而且很招人喜欢,也正是因为温暖太过于,所以自己才一直不懈努力,才有了今天的成就。,薄一心告诫温暖,不要因为胆小和懦弱再次推开南弦,否则,自己会很看不起温暖。温暖听得明白,一心刀子嘴豆腐心,她是想要撮合自己和南弦在一起。这一刻,两个女人惺惺相惜,彼此祝福。

潘维宁让留睿处理资金链出现的问题,留睿忍不住直言,潘维宁已经得到代中了,又为何要把朱临路和占南弦逼上绝路?留睿郑重地劝告潘维宁,不要玩火。当留睿离开后,潘维宁接到了一心的,一心称要休息一段时间,而且有一件幸福的事情,要跟潘维宁面对面分享。潘维宁为了工作忙得焦头烂额,腾不出时间去见一心,撂下后,一心温柔地抚摸着肚子,幸福地幻想着,如果潘维宁知道自己怀孕了,该是什么表情呢?

留睿再次拦住了温柔,他还是希望温柔原谅自己。温柔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她喜欢的是过去那个没心没肺的留睿,而现在的留睿心思深沉,让温柔看不透。说罢,温柔转身离开,留睿不甘心地追问,温柔到底怎样才能原谅自己?温柔停留片刻,静默无言,决绝地离开。

薄一心准备暂时离开娱乐圈的事情迅速传了出去,们都围在经纪公司门口,薄一心便只好绕路行走。没想到,一心正好因此听到了两个的谈话,得知潘维宁曾指使他人爆料自己父亲的,一心脸上的笑容凝固了,她没想到,潘维宁为了追到自己,竟然不择手段。另一边,高访身体好转出院,管惕高兴地来探望兄弟,他真诚地向高访道歉,高访只能安慰他,此次就当花钱买个教训吧。

原来,是南弦帮忙搞定了潘维宁,付了赔偿金,才让管惕恢复了自由身。两人正在说话时,南弦已经走进屋内,他一本正经地询问管惕,是否还愿意回归浅宇?管惕毅然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南弦便激动地与管惕和高访拥抱在一起。三个人久别重逢,一起打着游戏。管惕忽然来了灵感,准备完善南弦的投资项目,几个人便赶紧开工,管惕心中无比幸福,三兄弟终于又并肩奋斗了!

朱邑和朱令鸿来到朱临路家中,朱邑承认自己教子无方,才导致代中拱手让人,如今,朱邑痛心疾首,朱令鸿也乖乖认错,他们决定要联起手来,不能把朱家的产业送给潘维宁。于是,朱邑提出了一个解决办法,那就是让朱临路起诉自己和朱令鸿!很快,朱临路起诉二叔的消息传到了温柔的耳朵里,温柔恍然大悟,朱临路此举是要冻结潘维宁手中的股权。朱临路欣然点头,他对朱邑此次的行动颇为感激,也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制约潘维宁。然后,朱临路告诉温柔,留睿已经辞职两天了,温柔大吃一惊,她根本不知晓此事。

以上就是关于温暖的弦分集剧情介绍(集)的内容,希望对大家有帮助。

:温暖的弦分集剧情介绍(集)

:温暖的弦分集剧情介绍(集)

国外牛人超囧生活恶搞笑翻天
澳迎来葡萄酒生产好年景
香港九巴将购进209辆双层巴士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