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当资本主义走向穷途末路中

2019-03-08 22:15:30

当资本主义走向穷途末路 (中) 本文指出来了如今信息社会所存在的深层次矛盾,以及信息价值难以量化评估的事实。你可以从中看出种种对抗着的因素,它们共同促成一个远超于市场之上的未来。

来源:theguardian译文创见首发 由 TECH2IPO/创见 花满楼 编译 转载请注明出处

创见干货:

资本主义走向穷途末路是因为它遇到了信息科技。两者之间存在着某种必然的,深层次的矛盾。在本文中,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种种对抗者的角色,它们的合力将我们推向一个超乎所有人想象的未来。

难以评估的信息价值

其实,我们周围存在的,环绕的并不仅仅是那些智能机器,更重要的是将信息铺设成底层的全新现实。这个时候拿飞机航班来举例恰当不过了。它上面运载着电脑,这个电脑要经过设计、压力测试、虚拟制造上百万次,在飞行过程中,它将实时信息发还给制造商。它不仅是一台智能机器,更是络上的一个信息结点。它所拥有的信息内容是提供某种「价值」的,正如飞机本身对于世界的重要意义一模一样。一趟满员装载的航班本身就可以理解成为一个信息工厂。

这些信息有价值,但是有多大的价值呢?有趣的是你根本找不出来准确量化的评价方式。知识产权价值的评估在现代会计标准中只能用猜的方法。SAS 机构在 2013 年的一项研究表明,为了给一组数据赋予更加客观合理的价值,既不是参考收集数据的成本,也不是参考当时的市场价值,又或者是它在未来所能够带来的收入。只有在计算中整合了非经济层面的收益以及风险之后,公司才能给股东解释数据的价值到底值多少钱。信息,这个世界上重要的东西,目前我们计算它价值的逻辑链条上似乎少了某些重要的环节。

21 世纪早期所出现的这些科技进步不仅仅包括一些全新的产品和制造过程,更有一些将旧有东西变得智能的创新方法。相比于曾经能够制造出来东西的实体机器,现在产品所负载的信息本身变得更加值钱。这种价值只能称之为「有用」,而不是以「交易价值」或者「资产价值」所体现。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经济学家和技术人员在某个时刻不约而同的发现了同一个事实:信息的新角色正在制造一个全新的,第三种的资本主义。它既不同于工业资本主义、更不同于 17,18 世纪的商贸及奴隶资本主义。他们一直试图去形容驱动这一次全新资本主义的动因是什么。但是这一次有趣、也是根本的不同是,这次的动因并从本质上来说与资本主义相抵触的。

信息的冗余 VS 资源的稀缺

二次世界大战中,以及结束之后,经济学家将信息简单的视为「公共商品」。甚至于美国政府都曾经立法:任何人都不能利用此专利本身进行牟利,除非是凭借信息加工处理的过程来实现盈利。进而我们开始有了知识产权这个概念。到了 1962 年,主流经济学的老大 Kenneth Arrow 表示:「在一个自由市场经济中,发明东西的目的就是创造某种知识产权。」他强调:「尤其这种知识产权体现在人们普遍对信息未充分利用。而某些人对信息的独占上面。」

你如果将这句话来对照目前每一个电子商贸公司的盈利模型,都发现它无比的吻合。它是这样给自己挖战壕、树堡垒、垒城墙来保卫自己的:市场上极力塑造出垄断地位,利用种种办法将数据保护起来,将用户互动中所形成的社会数据收集起来,将商业广告的推送到数据保护的领域,出于预测价值的需要开始挖掘现存数据。公司无时无刻不在做这些事,保证除了它自己之外没有人能够利用这些信息价值。

刚才我们看了 Arrow 的理论,如果我们将它反过来理解呢?如果现在存在一个自由的市场经济,再加上知识产权导致「信息使用权的不平等」,那么如果一个经济如果是建立在对信息的充分使用上的话,那么它将无法忍受自由市场,换句话说就是无法忍受以的知识产权为代表的自由市场经济。其实我们现在所见到的所有数字科技巨头都是为了防止信息扩散出去,进而摧毁它们的垄断地位。

但是信息就像水一样,是谁都无法禁锢得住的。信息产品非常容易就得到复制,一旦信息形成,它非常容易就复制黏贴到无数个地方。如果你为了写一首歌,或者是为了开发一条航班要使用巨大的数据库,

当资本主义走向穷途末路中

它们都是存在生产成本的,但是复制再生产它的成本低的几乎等同于 0。所以,只要资本主义正常的定价机制存在,并且应用到了信息产品身上,那么从长期来看信息的价格也是无限接近于 0 的。

在过去的 25 年时间里,经济学一直在处理这个纠结的问题。所有的经济领域的进程都是以「稀缺性」为前提的,但是如今我们现代世界中活跃,有驱动力的角色竟然是冗余的!

然而,19 世纪的马克思早已看穿一切!

在这场似乎具有某种宿命的自我演化过程中,还有来自公司和政府所施加的对信息的垄断以及监控,这一切促成了一个完全截然不同的,围绕着信息而旋转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信息是作为一种社会产品而存在,在使用的过程中是免费的,无法定价、拥有、利用。我曾经看过经济学家以及商界大佬对这一切的解读,他们总是设立种种框架,试图来解释这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但是在只有电报和蒸汽机的时代中,已经有一个人将这个立足于冗余信息的世界想象出来了。这个人的名字就叫:卡尔·马克思。

让我们回到 1858 年的伦敦,一个叫 Kentish 的小镇上。在凌晨 4 点左右的时间,马克思当时正在奋笔疾书,写着他关于未来社会的构想。终,当人们看到那天晚上马斯克所思所想所写的文稿的时候,20 世纪 60 年代的左翼知识分子全都承认,人们还没来得及去解释马克思的种种理论,这一个全新说法又接踵而至,让人们更加难以消化。它被人们称之为:「机器的碎片化时代」。

在一个「机器碎片化时代」中,马克思想象出来的这一个经济中,机器的主要角色是生产,而人类的主要角色是监管。他非常清楚的指出来,在这样的一个经济系统中,主要的生产力是信息。那些诸如自动纺织机、电脑、蒸汽机的价值不再体现于结合了多少的劳动力,而是体现在整个社会知识水平上面。换句话说,和那些制造运行机器的工作相比,组织和知识能够带来更高级、更强大的生产力!

大家应该还记得马克思理论中有关如何压榨工人,偷取劳工时间的说法吧。它毫无疑问是划时代的学说,它同时还指出,一旦知识本身成为了一种生产力,其重要性远超制造和运行机器的劳动价值,那么核心的问题就不再是「工资与利润之间的擂台厮杀」,而变成了「到底是谁在控制和利用知识以及信息?」

在一个机器做绝大部分工作的经济社会中,储藏在机器中的信息按照马克思所写,必须「释放」出来。在他设想中的阶段,也就是在状态下,会有一个「理想机器」出现,它长久的存在,运行不带来任何成本。这个并没有明确目的而被建造出来的机器,也不会在任何生产进程中赋予额外的价值,它终将它所涉及的一切东西的劳力成本、价格、利润全部拉下来。

如果你能试图将信息看做成一个实体,软件则是机器,存储空间、带宽以及处理能力的价格都会呈指数化的下跌趋势,那么卡尔马克思这个设想的重大意义也就浮出水面了。我们周围环绕着的全都是零成本的机器,并且能够持续的运行下去,如果我们想让它们这么做的话。

20 世纪中叶的时候,马克思设想将以「大众智慧」封装和分享信息。也就是说地球上每一个人的想法都会被社会知识所连接,每一次社会知识的升级都让每一个人受益。简言之,他已经设想出来了如今我们生活着的「知识经济」时代。并且他还预言,这个时代的到来将彻底摧毁资本主义。

但是,随着时代的更迭,历史舞台上的风云变幻,这种远超于资本主义的未来社会设想逐渐不再为人所提起。不过,科技的浪潮还是出现了,一条通往未来,与众不同的道路已经呼之欲出。协作式的生产,利用互联技术,在商品和服务免费、或者说是分享的情况下来体现价值,事实上这一切就描绘出了跨越目前市场经济的另一条路径。但是它还需要政府来构造框架,正如曾经在 19 世纪,工厂劳力、稳健货币、自由贸易等角色出现时,政府扮演的角色一样。后资本主义很有可能与现在存在了几十年的市场经济并存,其中的过渡已经在悄无声息的开始了。

在这次演变过程中,必须有政府、市场、市场之外的协作生产的参与。为了迎接这样的未来,左翼阵线上的示威人群,主流社会民主人士,自由党派等多个团体需要重新审视自己的角色。事实上,一旦有人开始明白后资本主义过渡的本质,那么这将不仅仅是左翼人士追求的目标,更是一场涉及面更广的人群所参与的社会运动。这样的人群需要一个全新的标签才能定义出来。

谁能在这其中扮演关键性角色,让这一切快快来到?在过去的每一次变革中,是工厂里的工人阶级。200 多年以前的 John Thelwall 就曾经警告过开办工厂的人们:请小心工厂,你们给社会带来了一种全新的政治阵营,它是如此的强大,任何的议会和领导人都无法将其噤声。

如今,社会作为整体就是一个巨大的工厂。我们都参与在品牌、标准、机构的创建和复制过程中。同时,对于每个人日常生活的信息节点充满了分享型的知识以及渴望,如今的这个络就正如 200 年以前的那个工厂,并不是其他人能够噤声或者瓦解的。

在一章,我们将回溯历史进程,看看当时的资本主义是如何取代封建主义的,其中促成改变的关键性因素有哪些?而更有趣的是,在后资本主义替代资本主义的进程中,我们同样能够找到与之相对应的因素。想知道它们都是什么吗?请继续保持关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